第七十九章 两情相悦 文 / 闲看风舒云卷

    肖天齐坐在草地上,抬起自己那支黑手,迎着月光愁眉苦脸的端详着,那已经并不是一只手了,只是一根断了木棒一般的肢体,在月光下黑黝黝的肢体上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肖天齐尝试着用肢体去抓地上的小草,尝试了几次就放弃了。

    肖天齐站起身来,单腿站着,抬头看月亮。这时候两支玉手从他身后悄悄伸出来,慢慢环住了他的腰,接着一个女人的头轻轻靠在他的后背上,一股清新香甜的味道传来,肖天齐提鼻子闻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你好像味道不太一样了。”

    身后的女人嗯了一声,侧过脸贴着他的后背,腻声问道:“好闻吗?”,肖天齐轻轻抚摸着她的玉手说:“好闻。最近辛苦你了,等这里的事情了解了,咱们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放松两天。”傅长瑶惊喜的抬起头来说道:“你说真的?”

    肖天齐转过身来,看着一脸欣喜的傅长瑶,天上四个月亮发出的光芒映射在傅长瑶的眼眸中,向一汪清澈的湖水中的波澜一般温柔动人,肖天齐俯下头去,轻轻的吻住了傅长瑶的樱唇。傅长瑶嘤咛一声,仰起头回应着,两人在交替的星光和月光下,拥在一起。

    过了好久,傅长瑶才深吸了一口气,用手在肖天齐胸口上轻轻拍了一下,娇嗔的说:“咬死我了。”说完,把头就扎进了肖天齐的怀里。肖天齐紧紧抱着她,渐渐的鼻子里的气息有些急促了,傅长瑶一惊,像是碰到了什么火热的东西被烫着了一样,身子一跳,就想逃开,肖天齐用右臂紧紧的搂住她,嘴里含混的说:“阿瑶,阿瑶。”

    这两声阿瑶听在傅长瑶耳朵里顿时浑身都酥麻了,肖天齐换成左臂揽住傅长瑶,右手不由分说在她胸前游走着,傅长瑶惊叫一声,双手死死的按住了胸口,肖天齐尝试了几次没能得手,就一把抱起傅长瑶轻轻放到在地上,然后撩起了裙子,露出了傅长瑶雪白光洁的大腿和小小的内裤。

    见了傅长瑶的内裤肖天齐愣了一下,然后伸手就向内裤里探去,傅长瑶双手死死按住自己的内裤咬着嘴唇说:“别闹。”肖天齐急不可待的说:“松手。”傅长瑶看着他,却坚定的摇了摇头,肖天齐见她如此坚持,就改变了策略再次附身去吻,这一次傅长瑶却身形一闪,然后再几步远的地方出现。

    笑着对肖天齐说:“现在你这副样子怕是追不上我了吧。”肖天齐站起身来笑道:“那可未必。只要你不化成短波流,别看哥现在只有半条腿,照样能先放你二十米。”傅长瑶咯咯笑着,走回到肖天齐身边,伸手给他整理着衣服说:“我已经请了老猎火帮忙,现在他和大柴正在为你赶制假肢,明天你就能用了,”

    说到这里,傅长瑶忽然哎呀了一声,肖天齐赶忙询问,傅长瑶却笑着摆了摆手说:“我忘了跟他们说,嘻嘻,没事,我先去睡了。”说完就消失了。肖天齐气急败坏的说:“你睡个屁啊。”然后看着急匆匆跑远的傅长瑶,肖天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愣在了那里。

    过了好久他转过身来一下一下的蹦着往回走,走了没两步,迎面就见到闵重媛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见到闵重媛,肖天齐高兴的招了招手说:“三胖来扶我一把。”闵重媛上得前来,双手搂住了肖天齐残缺的左臂,整个人都靠了上去,原本就站立不稳的肖天齐差点摔倒,他趔趄了两步,笑骂道:“我是让你扶住我,不是让你放倒我。”

    闵重媛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轻轻说道:“我就是要放倒你。”说着双臂搂住肖天齐的脖子一扑,肖天齐半推半就的就躺倒在草地上。闵重媛柔软的身躯紧紧的压在肖天齐身上,口中呢喃着扭动着,肖天齐原本在笑,但是渐渐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闵重媛抬起头来,殷红的双唇在星光下显得湿润而饥渴,肖天齐俯下身重重的吻了上去,两人在星光和月光的辉映下纠缠到了一起,这时候,忽然一阵笑声传来:“爹,您知道这位也自称是我爹吗?”

    肖天齐听了就是一愣,紧接着就见闵重媛的脸色一变,双眼上翻,口中的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口水从嘴角滴滴答答的淌了下来,肖天齐吓坏了,下意识的在脑波中呼叫了傅长瑶,但是马上就后悔了,现在这幅情形,肖上有妤在场令他很尴尬,但是如果傅长瑶来了,那就不是尴尬这么简单了,那是要死人的。

    这时闵重媛的身体忽然一软整个人趴在了肖天齐的身上。他搂住闵重媛,伸手把她的裙子扯过来盖在两人身上,闵重媛那是件轻薄的睡裙,所以也就勉强遮住两人要害的地方,肖天齐四下看了看,还好肖上有妤没有现出身形,还算是给他留了几分颜肖天齐咳了一声还没说话,肖上有妤的笑声又响起了:“爹,这家伙先后偷袭了三姑妈和苏小辫,我先把它抓走,等明天您有空了再说吧。那啥,三姑妈,您既然早就清醒了,就请您一会儿扶我爹回去吧,夜里草地上挺凉的,您二位,呵呵,穿得也不多,一会儿运动完了小心着凉!”说完,周围就无声无息了。

    肖天齐惊魂未定,下意识的伸手在闵重媛光洁的后背上抚摸着,他手底下清楚的感觉到闵重媛的皮肤轻轻颤动着,他低头一看,只见闵重媛满面潮红的闭着双眼,胸部剧烈的起伏着,肖天齐轻轻低头在闵重媛唇上吻了一下,闵重媛一楞,然后忽然伸手啪啪的拍打着肖天齐的胸口,打了两下,眼泪就流了下来,肖天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明白了闵重媛的委屈,柔声说道:“三胖,”“胖你妹啊,都是你不好。招惹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害得我,我,”

    说着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哭诉道:“人家被那个下流挨千刀的残魂骗进了你房里,被他控制住了神志,刚刚,刚刚那并不是我,他把我的初吻,还差点初夜就,还让有妤那死丫头看了个满眼,我没脸活了。”

    肖天齐一开始还好言安慰着,后来见闵重媛越哄越闹腾得厉害,他忽然翻身不由分说把闵重媛压在了身下。

    肖天齐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快中午。他伸了伸懒腰,顿时觉得浑身酸疼,仿佛又死了一回似的。想到昨晚在星光下,闵重媛那狂野的摇曳和嘶吼,肖天齐不由得全身又是一热,好在他知道还有正事要做,只好勉强压抑了本性。

    从床上起身,点燃一支烟。这时,屋里响起了一个柔和的声音:“早上好。请问您现在需要用餐吗?”肖天齐叫了一声要,然后就去卫生间洗漱了。等他回来,发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三个碟子和两只小碗。肖天齐坐在餐桌前一看,就愣住了。三只碟子里,一碟是两只半熟的煎蛋,一碟是三只雪白的馒头和两个小刺猬豆沙包,还有一碟是切得细细的红油酱菜,两只碗里,一碗是温热的奶,而另一碗里竟然是四只馄饨。

    肖天齐感觉做自己已经有一辈子没吃过这些东西了,他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馄饨汤,一股清淡的香气立刻充实了口腔,虽然不是肖天齐期待的鸡汤或者老鸭汤的味道,但是已经很满足了,他满怀期待的咬了一口馄饨,鲜嫩的肉馅加上弹牙的虾肉在地道的调味之下,让他尝到了幸福的味道。

    厨房的面点房里,四周的蒸笼都冒着热气腾腾的蒸气,阿雪拿起案板上的一个雪白的豆沙包捏了捏,然后用手里的剪刀飞快的剪出了一身的小刺,托在手里左右端详了一下,从碗里拈起两颗黑色的小豆子按到面团上,顿时一个活生生的小刺猬就呈现了出来。

    周围顿时发出了几个惊艳的叫声,廖九香、齐良鱼和矮个子段红围着阿雪,好奇的扒着头看那活灵活现的刺猬,段红大声说:“雪姐,你的手简直太巧了。这是什么动物?这么可爱?咱们基地有吗?”阿雪把小刺猬放到笼屉上,笑着说:“我是照着家主给我的食谱做的,她说那都是人类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好吃的,我见它可爱,就学着做了,食谱上说,这小家伙叫刺猬。”“刺猬?”齐良鱼托起自己手里被剪得乱七八糟的面团咯咯笑着说:“你们看,我的刺猬像不像一坨屎?”女孩子们都笑了。

    她们是来帮厨的,自从阿雪接替大柴入主了食堂之后,基地里所有人的生活幸福指数都一下子飙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以前大家进食堂吃饭都没精打采的,如同排队吃药一般,不是想来而是没办法。

    但是半个月前阿雪执掌食堂第一餐就给大家做了糖醋排骨和素炒六瓣瓜,一下子基地里就沸腾了,众人争相恐后的涌入食堂,后来就连根本不进食堂门的老游都背着手溜达进来了,吃了两块排骨之后,老游实在是不好意思去和那些半大孩子抢肉吃,也就意犹未尽的回了天策府他的小屋里。谁知道他刚一回屋,膳食补给系统就给他送上来了一大份热腾腾的糖醋排骨、六瓣瓜,一大碗饭之外,居然还有一小壶酒。老游惊喜之余,一打听,才知道这是阿雪为基地的高管安排的特供膳食。

    老游本身是智慧生命体,原本是没有躯体的,所以自然也不需要进食,一开始,他是为了尽快融入基地,所以就有了现在这副老人家的样子,随着日子久了,他越来越喜欢和基地里的人打成一片,其实不只是他,除了闵重媛原本就是祖血人类之外,傅长瑶、阿流、小七、锻代的人以及见爆、急流、南家子弟、包括肖上有妤其实都是一般的想法,所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转化成了人类形象。

    既然保持了人的身躯,他们也就开始喜欢上人类的饮食了,老游后来找阿雪聊过一次,他完全没想到,阿雪对经营食堂竟然有一整套想法,她上任伊始,就把原来的大食堂分隔成了好多个不同的功能区域,并针对不同人群安排了不同的餐食,她为天策府里的杜忠宇、良平、花铁虎以及学堂的秦海玲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吃素的姑娘,安排了一个素食区,每天提供六道素菜。

    为怀孕的几个孕妇安排了孕妇餐厅和专门的孕妇餐。让那几个原本就委委屈屈被怀孕的天策府精英感到了一些安慰,特别是其中五个原本是男人的孕妇。

    得知南家的子弟都不吃飞禽之后,她每次给大家做飞禽的时候,南家子弟的盘子里总是会出现排骨或者烤得焦香扑鼻的香肠。食堂在大柴掌管的时候,所有食物都是不限量供应的,所以每顿饭浪费的非常多,阿雪改打饭为配饭,只要人坐上了桌,膳食系统就会根据此人平时进食的食量和喜好,自动为他配好餐食,并配合生命体征系统上此人当前的身体状况调整饭菜的内容和食量。

    如此人性化的服务再加上饭菜的味道十分香甜,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会把配到的餐食吃个精光。老游让傅长瑶算了一笔账,发现阿雪打理下的食堂比大柴那时候的食堂成本要减少70%,但是食客们的满意度却高了几百倍。

    虽然阿雪的食堂里是全套的膳食系统,完全不需要人工干预,但是一些特供的精致餐点,比如给肖天齐和阿流两人每天的早餐,都是阿雪自己动手做的。基地里也就只有这两个人有此待遇。老游后来和阿流商量,让学堂的孩子们每天轮班到食堂去帮厨,倒不是真用他们干什么活,只是想让他们多了解一些生活的知识。

    阿流原想着孩子们怕是都不愿意去,谁知道她刚一宣布,孩子们竟然都欢呼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女孩子们。阿流又好笑又不解,还是过了一段时间,她才打听清楚了原因。

    原来自从阿雪执掌食堂以来,有一本书就悄悄的在孩子们中间流传开来,那是图书馆里的一本古老的影像书,一位看上去精明能干的中年女人的美食教程,阿流看了两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女人一开头没说三两句做饭的话题,就会插一句:聪明的女人,用美食拿住男人的胃,这比抱住男人的腿,更让他难以离开你。

    阿流就觉得好笑,这解释了女孩子们痴迷做饭的原因,但是男孩子呢?阿流皱着眉头接着看,果然,不一会儿,那女人又说了一句:作为男人,别再光用嘴说我爱你了,先学会给你爱的人做一碗汤吧。

    阿流弄明白了原因,又好气又好笑,后来还专门找了一次老游,笑着把自己的这事跟老游说了出来。老游听了阿流的讲述,非但没有笑,反而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担心。阿流听了老游的话,也有些笑不出来了,老游就准备等肖天齐从角斗赛回来,就商议此事,结果没想到鱼烙来袭,肖天齐重伤殆毙,以及后来的夜燃不尽,一时之间还没来得及和肖天齐商议此事。

猜你喜欢